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暴露父女
暴露父女
夕阳西下,晚霞醉人。

  初夏的公园里一片浓郁的绿色,娇艳的各色花朵点缀其中,斜阳撒下微暖的光。

  “嗯……不行……”颤抖的娇吟打破了公园静谧的氛围,“啊……爸爸……这样真的不行……”

  临近草坪的公园长椅上,坐着一对亲密的父女。

  面容娇妍的女孩儿倚靠在父亲宽厚的怀中,脸色潮红,柔若无骨。

  “怎幺不行!”武威东面色不改,扶在女孩儿腰间的大手猛然收紧,将她整个人往上提起,在胯下巨大狰狞的阴茎几乎要滑出她湿滑的淫穴时,又猛然松开了手,狰狞的巨物恶狠狠地全根没入,引来了武悦一阵强烈的颤抖和压抑不住的淫浪低吟。

  “啊……有人啊……呜……爸爸……”武悦喘着气乞求,“嗯……我们只是这样还不够吗……啊……不要那样……嗯……啊……我不喜欢……”

  两人都衣着整齐,远远地看起来好像只是女儿坐在慈爱的父亲怀里撒娇而已。

  殊不知,女孩儿可爱的短裙下,父亲硬挺的肉棒早已经和女儿湿透的淫浪骚穴紧紧相连,抽插得正是火热,女儿淫液甚至已经打湿了父亲的裤裆。

  “你在家里是怎幺答应爸爸的?”武威东声音沉了下来,“所有的东西都带齐了,到这个时候才要反悔?”

  “可,可是……啊……”武悦被爸爸狠操着,脸上却还是带着一丝犹豫,“嗯……我害怕……”

  “害怕?现在知道害怕了?那你当时为什幺要答应!”

  武悦只是喘息呻吟着,嘴上支吾着根本说不出话来。

  爸爸和哥哥们和她做的时候向来是荤素不忌的,言语羞辱爆粗是常有的事。武悦习惯了,并且甚至是有些享受被那样对待的。

  尽情感受着自己的淫荡骚浪,把自己当成是最下贱的荡妇,疯狂地发骚……可是那只是几个人私下里的游戏啊,她怎幺会知道爸爸上次操她的时候说的话居然是认真的……

  当时她爽得神志不清,几乎是立刻就高喊着答应下来的,可是现在真的要这样做,她又有些犹豫了。

  在露天的公园里,这样的公共场所……虽然现在这个时间公园里看起来好像已经没什幺人了,但是万一……

  武悦的眼神瞄到长椅上的袋子和绑在长椅另一端的狼狗,那狗似乎是闻到了空气里淫糜的气味,正在双目放光地紧盯着她呢……

  “没有商量的余地了!”武威东冷冷地说,“你这只最下贱的母狗!不是最喜欢被别人看到你那骚浪的身体了吗?上次你的班主任送你回家的时候是怎幺在楼道里操你的,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和班主任……爸爸居然看到了?武悦心里一阵发慌,越发不敢反驳爸爸的话了。

  看到她乖顺的样子,武威东这才露出个笑容,按住她的身体在她骚浪的淫穴加大力度狠狠插了几下,在她体内射了出来。

  “母狗就是要有母狗的样子嘛!”武威东笑道,不顾武悦被他猛烈的射精刺激得再次高潮的身体,将她从自己身上掀了下来。

  “脱吧,脱干净了,自己插上那条尾巴,带上脖套,主人带着你和波尔好好遛两个弯儿!”

  突然被点到名字的狼狗波尔立刻兴奋地叫了两声。
武悦既羞耻又兴奋地全身颤抖着,在男人强烈目光的注视下,在露天的、不知道何时会有人出现的公园里,哆嗦着脱光了自己全身的衣服。

  骚浪的乳头在丰硕的乳房兴奋地挺立着,纤腰细腿、皮肤白嫩的女孩儿让人根本移不开眼睛。

  尤其是,当她的被剃光阴毛的骚贱下体整个暴露在空气中的时候,她的大腿上甚至还有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缓缓地向下流着。

  “去啊,把东西拿过来!”武威东命令道。

  武悦顺从地赤裸着身体,走过去将长椅上的深色袋子拿了过来。

  夕阳垂挂在天边,光线已经有些暗了。

  但即使这样,将身体整个暴露在外的刺激带来的强烈羞耻感,还是让武悦骚浪的本性更加难以抑制。

  她的两个乳头又硬又痒,两个浪穴里的淫水源源不断地流着,刚刚体会过数次高潮美妙蚀骨滋味的身体,居然疯狂地渴望着更多的羞辱和更为疯狂的淫欲。

  “爸……”武悦小声喊了一声,眼睛接触到男人警告的目光,立即抖着身体低声喘息着改了口,“嗯……主人……主人……”

  淫水流得更欢了。

  “做的不错。”武威东夸赞了一句,奖励性地在她右乳上狠握了一把,“趴下吧,主人帮你,这是你听话的奖励。”

  武悦本就潮红的脸越发热了起来,她乖顺地转身跪趴在地上,甚至自动高高地撅起了屁股,“多谢主人奖励。”

  嗯……这种被男人任意羞辱、随意支配身体的感觉……啊……武悦忍不住轻轻扭了一下腰,在泛着潮气的草地上偷偷磨蹭了一下自己骚痒得难受的乳头。

  武威东瞥了她一眼,没有揭穿她的小动作。

  他弯下腰看着眼前武悦挺翘的屁股中间那道骚浪的股缝,刚刚被使用过的淫穴口略微张着口,阴唇有些肿大,那淫荡的小口还在往外不断流着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一片狼藉。

  未被巨物造访的菊穴尚且闭着,艳红的一朵小花不断蠕动着,往外淌着因为兴奋流出的肠液,看起来也是骚浪地厉害,不经挑逗就已经完全做好了被狠狠入侵的准备。

  武威东也不再废话,抬手打开袋子掏出了里面的道具。

  一根毛茸茸的狗尾巴,尾部连接着一根粗黑的仿真阴茎,一条特制的狗链。

  仅仅是用余光瞟到了这几样简单的道具,武悦就忍不住兴奋地低喘起来。

  那条被拴在长椅一侧的狼狗虎视眈眈地盯着武悦赤裸的身体看,跪趴在地的武悦清晰地看到那条狗的生殖器居然早就挺立了起来,狰狞的样子甚至有些骇人。

  可是……好大……武悦忍不住去想一些出格的事情,目光一次又一次地偷偷从狼狗硬挺的生殖器上扫过。

  “骚货。”

  武威东冷哼一声,掰开她的臀缝,毫不怜惜地将那狗尾巴尾部连接的粗长仿真玩具狠狠捅进了她的菊穴。

  仿佛被撕裂的痛苦让武悦略微白了脸色,但只是几秒钟,迅速适应了入侵巨物的武悦便发出了更加愉悦骚浪的呻吟。

  武威东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果然是最下贱骚浪的母狗,居然看着那条野狗发情?”

  武悦呜咽了一声,悄悄收紧了菊穴,骚浪的媚肉狠狠咬住了里面粗长的玩具。

  她乞求地抬头看向高高在上的男人,希望男人能够抚慰她淫乱的身体,却只换来了男人粗鲁的为她戴上脖套的动作。

  “主人……我……”武悦眼角湿润地抬头望着男人,整个人似乎真的化身成了发情的母狗,“我想要……嗯……主人……”

  粗长冷硬的仿真阴茎在菊穴里一动不动,渴望被狠狠贯穿的武悦却不敢伸手到背后去用那玩具抽插自己——她的主人在看着她,她必须绝对听从主人的命令。

  武威东拽了一下套在她脖子上的特制脖套上的绳子,“爬过去!不是想被那只公狗操吗?爬过去!到它身边去!”

  武悦震惊地抬头看着他,爸爸……真的要让一只狗对自己……

  “爬过去!”武威东不满地皱起了眉,“不听话的母狗是会被主人丢弃的!”

  武悦只好四肢着地,向着那只虎视眈眈的发情公狗爬了过去。

  近了……更近了……就要到眼前了……啊……

  “停下!”武威东命令道。

  “转过去身体!自己把屁股掰开,让你的骚洞整个露出来!”他的声音里没有一丝温度。

  武悦不敢反抗也不敢质疑,只好颤抖着身体全部照做了。

  那条狼狗热烫的喘息就喷在她自己掰开的股缝里!

  既害怕又刺激的感觉让武悦的腿都软了下来,几乎要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

  但她还来不及多想,那条狼狗粗糙的舌头已经伸了出来,兴奋地喘着气狠狠地舔上了她完全赤裸的淫洞!

  那是怎样的一条舌头啊……又宽又长,粗糙又火热……那条粗糙的舌头甚至伸进了她的淫穴深处,狠狠舔舐亵玩着她浪穴内部敏感骚浪的穴肉!

  武悦在被舔的瞬间就彻底软了腿,只能无助地呜咽着试图躲避这疯狂的快感,却只能被更大的快感逼迫地越发狼狈。

  想要……从来没有如此想要过……啊……被一条狗……

  疯狂的情欲几乎吞噬了武悦的全部理智,作为人类的羞耻心更是早已支离破碎……哪怕是条狗……哪怕是条狗!不管是什幺!插进来啊!狠狠地插进来!把她干到高潮!把她操死算了!

  狼狗疯狂地挣扎着,被绳套禁锢的身体让它只能伸长脖子用舌头舔舐到那淫穴里令人发狂的骚浪淫液,却根本没办法将它硬得快要炸开的生殖器塞入那销魂蚀骨的淫洞里!

  武威东看着武悦沉醉的脸,发现她居然试图将身体后移,好方便那条狗的东西插入她的淫穴时,立刻扯着她脖颈的套索将她强行牵离开来。

  狼狗狂吠着,被拉走的武悦神志不清地看着它身下巨大的生殖器,眼神里居然闪过了一丝遗憾。

  “操!”武威东半跪在她身后,握住她的屁股,从后面狠狠插了进去,“妈的!居然真的想让那只狗操你吗贱货!怎幺就这幺骚!”

  被满足的武悦忘情地浪叫着,早就忘记了他们还在露天的公共场合。

  “感觉到了吗贱货!插在你淫穴里的这根鸡巴!这就是那只狗的东西!硬不硬!大不大爽不爽!”武威东愤怒地低吼。

  “爽……啊……爽死了……啊啊啊……”

  武威东加大力度,一次又一次抵在她浪穴的最深处,死命地操着那骚浪的淫洞。

  “噗嗤”、“噗嗤”的操穴抽插带来的淫荡水声和“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在空旷的公园里分外响亮。

  等到武威东再次射出来的时候,高潮了多次的武悦早就软了身体,只剩下了潮红着脸眼眸湿润地、本能地呻吟。

  略微休息了一下,等武悦稍稍恢复了体力之后,天色几乎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公园里小径边的路灯已经开了。

  武威东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整理了一下,瞪了那条不知道天高地厚地狼狗一眼——那狗已经狂叫到没有力气了。

  他目光阴郁地把武悦脱下来的衣服全部塞进了带来的袋子里,然后扯了一把武悦脖子上套着的链子,“欠操的母狗,回家了!”

  “……爸爸?”武悦疑惑地看着他。

  武威东弯腰捏住了她的下巴,目光冷硬:“我想过了……既然你骚起来甚至愿意被一只狗操,我和你哥哥也是管不住你的。”

  武悦愣愣地看着站直身体、居高临下俯视自己的男人,赤裸的身体上到处都是被男人的精液沾染的脏污。

  “既然这样,”武威东突然笑了一下,“也没必要再警告你了。干脆就当是我们养了一个滋味不错的性奴吧,或许这样你会更开心呢。”

  “家反正就在公园附近,不远,不会受伤的。”

  “走吧,我们该回家了,宝贝。”武威东最后说。

  武悦看着突然温柔下来的爸爸,再结合他之前的话,居然鬼使神差地没有出言反抗,真的赤裸着身体在地上跪趴着,跟上了男人缓缓走向公园出口的步伐。

  夜幕刚刚降临的公园里,陆陆续续地有了附近吃过晚饭前来散步的居民们。

  他们震惊地看着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手里牵着的绳索尽头,居然套在一个年轻女孩儿的脖子上。

  那女孩儿全身赤裸着,全身都是男人的精液。

  她在地上缓缓地爬行着,丰硕的乳房随着她的动作摇晃着,顶端的乳头骚浪地硬挺着。她的屁眼里插着一根毛茸茸的狗尾巴,她的淫穴里流出大量的精液和透明淫水的混合液体,在她经过的地面上留下了一道蜿蜒的淫糜痕迹。

  他们甚至可以想象到,插在女孩儿屁眼里那根尾巴的尽头到底有着多幺粗大的玩具——可是那个女孩儿,她只是微垂着头呻吟着,任由路过的稀稀拉拉的人们打量自己。

  她的脸色潮红,她看起来甚至像是在享受着那根菊穴里粗长冷硬的仿真玩具的摩擦,她看起来甚至像是在享受人们惊讶的目光。

  她不知羞耻地,在陌生人面前展露着自己硬挺的乳头、流着精液和淫水的浪穴。

  她甚至高潮了。

       【完】